¯\_(ツ)_/¯

英雄应该为之铭记,你应该知道。

【亲友向】《13号车站》第五章

老大哥深夜飙车秋名山尾漂,究竟是任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

_被害妄想:

“川哥!左,左拐!!”“右拐!右拐!!”“左边是墙啊啊啊啊啊!!!”(。)


-L•E•M•O•N-:



....剩下的一对只好放在第六章了。






第五章





    待我缓过神抬起头时,刚好与一双极浅的蓝色眸子对上了视线。那人手里捏着拇指大小的瓷瓶,从瓶口正缓缓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正往我的伤口上滴:“感觉如何?”




    认清了眼前的面孔是谁的我还没来得及指出他的姓名,就被皮肤上撕裂般的痛感烧得往后猛缩,无奈手腕被牢牢箍住,只能仰着脖子疼得大叫:“黎深!!!你不是…呼……你竟然还会出——一出门就、啊……!快放手!!”我已经无暇顾及扭曲的面部表情,挣扎着拼命把胳膊往外抽。




    “…浓盐水,可以消毒,我以为你会喜欢的,结果竟然反应这么大啊。”他边说边皱了皱眉,神色有些落寞,用拇指摩挲着光滑的瓶口,蹭掉了已经聚成固体的几粒细盐,又挑衅似的刻意加重了尾句。




    怎么可能没有反应,我又不是抖m!看着手臂上大片溢出的红色,我对他伤口撒盐的举动嗤之以鼻:“看来你也就这——嘶…啊!!”黎深打了个哈欠,将泛着冷光的玻璃瓶放在我的眼角下,接住此时因刺激而不停涌出的眼泪,“别乱动,生理盐水很贵的。”




    “道歉、我道歉,请你停手吧……”我含泪闭上双眼,进行着毫无作用的抗议。一旁才十几分钟未见的慕叶不停往这边探着头,结果笑得一头撞在了Swin的膝盖上,惹得朵芙和素扶住对方迅速靠在一起,面无表情地连连后退。




    倒是从车子后排飘来幽幽的女声,可正被残忍虐待的我只能勉强看见一团耸动的白:“看来大家都认识啊?”




    “哎,好久不见,金儿也长大了。”我用几分钟回忆起了这熟悉的语气,尴尬二字跳出了双眼。




    “金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狭小的空间内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将最后一滴泪液挤出,我的视野中恍然出现了三个清晰的面孔。




    一身纯白的椋月学姐和许久未见的阿端并排坐在最后一列,骊歌的位置则有些靠前,她扶着那幅新换的金丝眼镜,理了理衬衫的衣领,悠闲地倚在窗台上。晚无勾着头安静地睡在她旁边。




    整整一列公交车里竟然几乎全都是认识的人,着实是让我吓了一跳。但是放在今天这样的局面里,这种程度的巧合已经不足为奇了。但是之后要怎么办,我们到底该到哪里去?在这种绝境下,我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你们身上带了多少?”坐在驾驶位上的人突然问道,我脑中当机,一时没反应过来那个多少的含义,纨殇就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他是问大家身上带了多少钱,因为接下来要开往终点站了。”




    “那个,请问——”




    “我是白川。”他一手按在方向盘上,截住了椋月的疑问。




    “我是想问,您的眼睛……”她试探着越说越小声。




    白川却不以为然,轻轻扣了扣盲杖的顶端:“噢,我的确是看不见,”他没有顾及我们混杂着诧异和惊恐的神色,在纨殇疲惫的目光下把车发动,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说时迟那时快,我反应迅速,立马把住了右侧的栏杆。黎深以可能是他生平最快的速度向我身旁的座位猛扑而来,但车子起步的动静实在太大,他马上脚底一滑,与后面连逃跑都来不及的慕叶纠结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与此同时,后排传来一连串复杂的响动。我忍着晕厥向后望去,只见刚惊醒的晚无直直地倒在姿势怪异的骊歌身上,嘴角似乎还挂着计划通的微笑。不知谁的吉他咚地砸在了地上,朵芙和素一左一右稳稳站着,在车子正中间齐齐回过头。椋月则一头拍在了骊歌的椅背上,阿端赶紧凑过去查看,那巨大的响声听得连我都替她脑壳疼。




    “…金,救……”恍惚间我捕捉到了微弱的求救声。目光循着源头慢慢向下移动,只见可怜的Swin被夹在中间,黎深和慕叶一人抱着他的腿,一人紧紧勒着他的腰,三人的表情皆不相同,但都写满了精彩。于是我念了句善哉善哉,出于报复便抬起头不再去看他们。




    唉,只可惜苦了Swin,偏偏被这两人拉拉扯扯。




    忽然,扶着收银机的纨殇脸色唰地白了:“川哥…川哥右边啊!!”




    白川轻蔑地哼笑一声,瞬间扭转了方向盘。我猛地向前倾倒,刚好与不停向后倒退的纨殇撞了个正着:“对不起!!”




    “没关……呃啊啊啊川哥向左走!!”纨殇连眼镜都来不及扶。求生欲使我立即把他推到离驾驶位最近的座上,自己又整个人趴了下去,正中他的腿,和黎深慕叶的高度持了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排好恶心哦……”“噫,还好我没有坐过去。”听到差点被大笑掩去的低声议论,我沉痛地悼念着自己给女孩子们留下的舍己为人的好印象,慢慢退回到另一侧的座位上。而当我再次抬起头时,那老青蛙正翘着脚待在慕叶头顶挂着的橙子上。




    ……




    等到前面的道路逐渐宽敞起来,路旁再也没有林立的高楼时,一个灯火通明的巨大建筑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大家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全都激动得像是要泪流满面。




    纨殇从喉咙里飘出最后的提示后,车子猛地刹住。他瘫在座椅上晃了两晃,被白川搀扶着无力地走下去。当黎深抱起吉他的那一刻,那神情简直就像是出差了几天没锁好门回来发现鸡全被偷了的农场主一般。




    我低下头为吉他默哀一秒,跟在奄奄一息的Swin身后跳下了车。




TBC.